在你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松鼠到来了。

说好想要给FW124的三个Servant也论个鹅。但思考起来,英灵好像就没办法用理论模型来论,不然就又变成独孤九剑打六脉神剑,原子崩坏打幻想杀手,“我发现了你宝具模型中的一个奇点”,正说反说怎么都有理。

但要说论战绩吧,就会出现下面这种情况……


你看,三届FW里大家的对手总结如下。

-北欧主神LOKI:希腊的英雄,日本的神,阿萨辛的祖宗,北欧的神

-忍者之神服部半藏:印度的神,北欧的神,能打神(字面意义)的仙人,日本的神,中国的武将

-人类科学家麦克斯韦:意大利的黑手党,中国的武将,法国的革命家,地狱的狗,北欧的蛇,黑死病(……),日本的蛇,彗星(……),圣堂教会……


……...

update一下。 

人类不可能对WEST毫无防备,即使他已经舍弃一切成为了系统主控演算装置。新人类联合政府对WEST成为阵列主脑之后的「可能性」进行了预先推演,计算出一千二百七十三种(这个数是我瞎编的)可能性,其中有十三种「可能性」共同导向「WEST成为天网并掌控世界」的结局。

因此,根据这十三种可能性,新人类联合政府在有一定几率导致该结果的「事像关键点」设置多重防火墙和权限限制,以封锁这十三种可能。

一旦事情依然按照最坏的预先推演前进,并发展出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种可能。

「沈剑心」,就是人类的最终防线。


……虽然很燃但还是WEST赢了呢!


居然梦到沈剑心vsWEST。

真是一场经费爆炸的梦啊(棒读),半个华山都快叫他们打塌了。

说起来,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天道vs天道。


随便想了一下什么情况他们两个会打起来。在沈剑心这个八十集武林外传画风的故事里是没戏了。那么,大概是在WEST的故事里,时间点应该在WEST自囚于超级计算机阵列成为主脑之后。

沈剑心作为“世界”的一个投影,察觉到了WEST的阴谋,为了守护世界,拼尽全力阻止WEST的计划,互相看着对方三百步之后的行动下棋,最终遗憾地功亏一篑。

那之后,WEST进化为完全的形态,真正作为掌控全世界的新纪元超级智能「W.E.S.T」而诞生。

嗯,应该是是个双方都为了自己所...

Site-120的平静之日

※是基金会的crossover同人,遵守CC协议。本质纯自high,看不懂警告.jpg

※罗伯特·斯克兰顿,安娜·朗与“Allomyrina”,不属于我。

※同样,由于一无二随,他们也不是基金会主宇宙的那个人,作为普通的原创看也完全没关系。

※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和要写出个什么,总之,这个系列是我流的“童话故事”。


——————————————————————————————


「我妈至今都还以为我在NASA工作。」

Annie的手指抠着壁柜门缝,那一丝微小的缝隙隐隐透出死白色的光和像是隔了几万光年远的警报声。储藏室的灯管该换新了。她咂了...

是这样论Servant我会走向不可控的男神吹!因为麦大大就是那么好!

所以我需要冷静一下(

说着我就来给FW124的三个Master论个鹅。

并不是要论他们三个现在就地打一架谁能打得过谁的问题,在当下人生进程中他们一个是使魔一个是英灵一个是量子态幽灵,谈论谁能打得过谁的问题完全是概念层面实在已无意义。而且就算打一架有人自带拉拉队,有人自带搭档,量子小幽灵认为这很过分OVO!

来单纯地说说这三个家伙的魔术和个人操作意识,以生前为标准。


首先一个定论,他们三个都是「永远有一张底牌,在你以为他绝不会再有的时候」的类型,很简单因为我们就是吃这一型的!不带脑不行!具体到这个底牌是什么,则各有不同。


-奈克瑟斯

非常反直觉的一点是:他的卢恩魔术严重依赖灵脉基盘,在本土呼风唤雨,...

团子突然翻出来FW的上古细节问我问题,导致我又想说OC们的车轱辘话。

虽然总是被包括自己在内的亲友们吐槽是黑心烂肺捅刀选手,但事实上我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母题定位,总结一下大概是「现代童话」。

核心有以下几点:

-一群各有天赋(广义)的人。

-相互信任。

-解决/或者没解决一些问题。

-大笑的力量。

如果仔细回想,就会发现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写同样的东西,我不断试图突破写作技巧和内容探索上的舒适区,但这个核心母题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改变的,也是我之所以能自high到现在的原因。

两人圈OC不说啦,两人圈OC几乎每个人我都能写出十万字小论文(卷姐:哦??有本事你写???),不了不了。...

lofter都给我塞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关注,删掉删掉

当然也可能是我手滑……

执行者2:注视着你的黑管风琴(1)

别问我为什么这个我, @人工智能 和 @璧成 的表面亲情沙雕联文会有2,我也想知道。

这题目是我抽签抽来的,相信我,构成这个题目的每一节成分都令我困惑。

我的下一棒是 @人工智能 


是的,经历过1的洗礼我已经对写这群人毫无愧疚了。

那么我们开始吧。

————————————————————————————————


1.

「管风琴?」

「管风琴。」

鲁肃翻着手下外勤特工交来的报告,「黑色,大概……呃,这么长,这么宽,这——么高,能装下,呃,五十个孙权吧,切成块算的话可能还多些,凑合凑合还能把猫也塞进去。」

他...

在此,是未来所能告诉过去的一切。

※整理出标题和设定核心是为了断后路。

※打预警打得我都烦了。

※是基金会同人,遵守CC协议。


————————————————————————


曾经。

指挥着魔法军队的王者们眼看着一切发生,直到他们认为一切不再走向他们喜欢的方向。

于是铁幕降下,CK,TK,ZK,所有能想到的词汇被慷慨赋予扭曲世界的意志,蝴蝶被关进盒子,英雄变成了怪物,家人变成了尸体,拯救变成了毁灭。

只有15岁的女孩活了下来,她的记忆和经历被砸出陨石坑大小的洞。从来没存在过的人、不曾存在的Site、不曾被使用过的收容编号和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沉入大脑深处的黑暗,只留下被撕成纸片又粗暴黏合的丑陋现实,扭曲虚...

1 / 26

© 月球表面 | Powered by LOFTER